向肖烨支付人民币300万元

2018-06-10 16:34

被敲这么大一笔钱,雷政富至少有两种情况下会选择找人垫付。一是自己拿不出这笔钱。二是有人愿意为他先行支付或者埋单。前一种可能性不大。按照雷政富走到哪儿、家人生意做到哪的“靠政致富”的能力,300万不是个大数目。后一种便意味深长了。垫付与埋单是有区别的。垫付不表示雷政富不需要还,埋单的性质就发生了变化,要看雷政富与重庆勇智实业公司的感情关系与利益关系了。

如果不是落到今天这个处境,凭雷政富的权力,想给他垫付的人,可能会排着队在等。

赵红霞作为“犯罪团伙”的主人公之一,裤裆内外的事早已兜了个底朝天。雷政富作为“受害人”,相关消息像一管小孔挤出来的牙膏,充满着不确定性。比如关于“雷政富不雅视频被敲300万元系找人垫付”这么关键的新闻点,事隔这么久才爆出来,要么是消息的掌控方保密有方,要么是雷政富守口有道。

没有一场交易,不是相互回报的交易。雷政富爬到赵红霞床上的时候,他应该很清楚身下的这位女子不是奔他的相貌而来的。同样,正厅级官员雷政富向一个商人伸手时,也应该很清楚,天底下没有白吃的馍馍。如果不是落到今天这个处境,凭雷政富的权力,想给他垫付的人,可能会排着队在等。

文/刘雪松

赵红霞一伙找雷政富弄钱叫敲诈,雷政富找重庆勇智公司弄钱会叫个什么?如果勇智公司有足够的勇智,它完全可能让这个弄钱的过程,做成“借钱”的过程。这样一来,雷政富除了睡错了犯罪分子赵红霞的床,便是只剩下嫖娼的生活作风问题了。并且,只是个两袖清风的公仆一不小心嫖了娼、最后付不起钱的苦逼领导。

所以,垫付一词,用在这个领导干部嫖娼的案例上,是个非常玩味的好词。它给人留下的想象空间可以无比大,也可以无比小。最后公布的结果,弹性就可能非常之大。

来自齐鲁晚报的消息说,2008年2月,当肖烨以“借钱”之名实施敲诈勒索时,原北碚区区长雷政富让北碚区重庆勇智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向肖烨支付人民币300万元。2009年9月,肖烨又以“借钱”之名,向原重庆市地产集团董事长周天云敲诈200万元。周天云让其亲人为自己支付。

【原文链接】商家凭什么为雷政富“垫付”300万

在雷政富的“垫付”能力上,人们期待办案者拿出应有的勇智,与“勇智”公司来一场精准对决,让人们看清这场300万元的“垫付”关系,是否还有雷政富床上交易之外的别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