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得志率红一团冒雨急行军

2018-07-21 13:08

7月21日早上7点,王冀湘一行人从株洲市区,途径湘西进入贵州东北部。从湘西进入东北,崇山峻岭,绵延不绝,王冀湘放慢了开车的速度。我一直听说贵州山多,真正驾车身临其境,还是震惊,无法想象当时的红军是如何行走的。

敌人见红军冲上岸滩,便往下甩手榴弹。18名战士利用又高又陡的台阶死角作掩护,沿台阶向上猛烈冲杀。在杨得志右岸火力的支援下,18名战士击退了川军的反扑,控制了渡口,后续部队及时渡河增援,一举击溃川军1个营,巩固了渡河点。

【更多好新闻,请关注株洲新闻网微信公众号zznews0731】

长征开始后,正在红军大学学习的宋时轮随干部团长征。干部团负责保卫中共中央领导的安全,同时负责储备、培训和为部队输送干部。

红军过草地时,周仁杰带领的队伍7天没吃东西,突然来了2只狼,周打了一只供队伍吃了4天

我们发现,在这段两万五千里旷世壮举的路途中,遍布了株洲籍红军将士的足迹。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这段辉煌的历史依然难以受到大众关注,而在长征烙印中长大的一些株洲人,开始重走长征路,借以引起社会对长征精神的重视。

刘转连带着部下察看将军山地形,部署各团在指定地点埋伏。敌人先头部队恰好进人伏击圈。顿时,红十七师的冲锋号响起,爆炸声、枪声、追击跑声响成一片,使敌人晕头转向,首尾脱节。经过一个小时的战斗,消灭敌人一个团,敌人后继部队也被打回去了。

因为旅途劳累,在驾车到达乌江大桥时,王冀湘特意提醒在车上昏昏欲睡的人,注意啦,乌江到了。车内的人反应过来时,乌江已经过了。乌江并不宽,但是水急天险,我们一下子就过了,在长征中却是历经艰险。王冀湘说。

红军大部队过江后,刚刚被任命为红十七师师长的茶陵人刘转连,奉军团长肖克之命,阻滞乌江尾随而来的敌军。受伤的肖克倚在担架上问刘转连对打好这一仗有什么想法?地无三尺平的云贵高原,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们在大定至毕节之间选一个有利地形,出其不意打伏击,牵制敌人。刘转连说。

82年前的8月,红六方面军奉命从遂川横石等地出发,开始西征,茶陵县人任红是十八师参谋长,当时红军第六军团在甘溪遇敌包围。为杀出重围,担任断后任务的十八师遭敌军截击包围,十八师损失惨重,师长被捕牺牲,谭家述带领警卫、保卫局长等冲出重围,与红四分校汇合,脱离危险。

王冀湘说,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都有一种长征情结,非常想在有生之年走一次红军长征路,实地看一下当年的英雄们凭着什么样的一种精神,坚忍不拔的完成这一旷世壮举。

在确定敌人再也不敢贸然前进了,刘转连率部追随红军主力脚步,前往遵义。

刚被任命为红一军团参谋长的左权,率领的红一军团作为红军长征的先头部队,运用奇袭取胜战术,果断命令侦察排和便衣班,先机占领施秉城,保证了红军大部队顺利通过

那时,同在红六军团的茶陵人周仁杰是前卫营营长,负责前方的巡视和哨所。1934年10月7日,周仁杰奉命侦察在石阡县城西南20公里一个被险峻山岭环抱的小镇,当时已近9时,山中笼罩着一片雾气,周仁杰朝通往县城方向看了一眼,在这一瞬间,从朦胧雨雾中突然闪现出3个穿土黄色上衣和短裤的人,其身后跟着狗。

当时,年仅24岁株洲县人杨得志,担任了红一团团长。这名铁匠出身的指挥员,以其骁勇成为红一方面军有名的主力团队。1935年5月,上级把强渡大渡河的任务交给红一团。大渡河是岷江的一条支流,当年太平天国领袖石达开就在这里全军覆灭。后有金沙江,前有大渡河,几十万大军在后堵击,红军面临的困境可想而知。

因为股部负伤,茶陵人龙书金也在遵义会议中掉队。他在路途中结识了另一掉队的红军,为了赶上大部队,不顾伤病,沿路乞讨追赶红军。

几十年过去,王冀湘依然记得多年前的长征歌曲、诗词。他当着我面朗诵了《大渡河畔英雄多》这篇文章。

耿飚根据就地条件,果断决定扎排架浮桥。敌人看到红四团开始架桥,更加疯狂地射击。在红军火力掩护下,经36小时,浮桥终于跨过乌江

宋时轮事先没有得到北上的通知,第二天早起,发现主力红军全部转移,立即自动追赶中央红军。毛泽东见到他的时候说:宋时轮你来了,好!

而也是在王冀湘到达大草地的这天,株洲红军老兵谢和根在深圳去世,据他回忆,草地没有人家,没有牲畜,连鸟都没有,水都是污水,跟臭水沟里的水一样,黑乎乎的,臭。草地容易陷,要往地面上铺草,赶紧过,迟一点就下去了。谢和根曾回忆,过草地前,每个人准备了一袋炒面,只够一天吃一点点。过雪山时,还可以一口面就一口雪。可到了草地,没水喝也没雪吃。

在这场史诗般壮怀激烈、气吞山河的伟大壮举中,杨得志的文章只是株洲籍红军将士在长征中的冰上一角,历经近两年的两万五千里征途,处处可见株洲籍红军将士的脚印。

几乎在同时,在距离石阡县30公里外的施秉城,刚被任命为红一军团参谋长的左权,率领的红一军团作为红军长征的先头部队,运用奇袭取胜战术,果断命令侦察排和便衣班,先机占领施秉城,保证了红军大部队顺利通过。

而在经历18天6000公里的旅程后,王冀湘等人也回到了株洲,他一直担忧这段历史被人淡忘。我们这批老人重走长征路,不是重复过去,而是面对今天。

耿飚和战友侦察发现,渡口大道是敌人的防御重点,兵力较多,而在渡口上游500米处,虽然是悬崖,但勉强能攀登,还不会引起敌人的注意。

2000年世纪之交,美国《时代》周刊邀请了全球几十位顶级专家,评选人类1000年以来发生的最重要的100件事,长征成为中国入选的三个历史事件之一。

鉴于川敌布防严密,中央红军确定撤离遵义后,在川黔滇边和贵州省内迂回穿插。特别是四渡赤水的过程中,运动作战,各个歼敌,以少胜多,从而变被动为主动。

红军指挥部便命令佯攻渡口大道,实则主攻渡口上游的羊肠小道。耿飚根据就地条件,果断决定扎排架浮桥。敌人看到红四团开始架桥,更加疯狂地射击。在红军火力掩护下,经36小时,浮桥终于跨过乌江,确保了中央红军顺利过江,把国民党追剿军甩在了乌江以东和以南地区。

王冀湘说,今天的人们,无需再去啃树皮、吃野菜,无需再徒步两万五千里。但我们前进的道路上,依然是荆棘与鲜花并存,每一步都可能碰壁,每一步都可能流血。长征,往大了说,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所在;往小了说,就是一个人决不向困难低头的气概。(采写记者 赵璐)

当时,宋时轮被以破坏苏维埃政府法令,组织观念薄弱,坚持错误等原因,给予宋时轮开除其党籍3个月的处分。

后来,宋时轮事先没有得到北上的通知,第二天早起,发现主力红军全部转移,立即自动追赶中央红军。毛泽东见到他的时候说:宋时轮你来了,好!

5月24日,杨得志率红一团冒雨急行军,来到四川安顺场的大渡河边,突然发起攻击,经20多分钟战斗,击溃川军2个连,占领了安顺场,并在渡口附近找到1只木船。次日拂晓,杨得志命令第1营营长孙继先挑选17名勇士组成突击队。突击队分成两批,熊尚林带领第一批8人先渡河,孙继先带领第二批8人再渡河。十八名战士冒着川军的密集枪弹和炮火,在激流中前进。快接近对岸时,川军向渡口反冲击,杨得志命令再打两炮,正中川军。十八名战士战胜了惊涛骇浪,冲过了敌人的重重火网,终于登上了对岸。

8月9日,我在王冀湘老先生的家中见到他时,他刚结束了18天的重走长征之旅。兴奋和激动掩盖住了旅途的劳累。我终于实现了几十年来的愿望。

这是株洲籍抗日将军杨得志回忆长征写的一片文章,1963年被编进全国初中语文课本,成为了那个年代的背诵文。

此时的安顺场一片安详,游人如织,大渡河对岸的敌军碉堡已被刷白成了民房。和长征时不变的是,这里的水流依旧湍急,两岸便是悬崖峭壁。王冀湘效仿耿飚投入了木条,瞬间消失不见。

但在长征途中,宋时轮并没有因为不在党而无所事事,经常和战士讲些古今的战斗故事,启发学员正确看待形势,增强斗争的意志和信心,受到了在遵义会议中被确立领导地位的毛泽东的青睐。

龙书金曾回忆,红军经过若尔盖大草原后,在班佑河架桥铺路。他在那里见到了毛泽东主席。当时,毛泽东面容有些憔悴,神情不安。过桥后即与龙书金握手,口中喃喃道:四方面军和我们分手了,但他们还会回来的。1936年10月,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宣告红军长征胜利结束。

刚过花甲的王冀湘,称从小就读长征故事、听长征歌曲、看长征电影长大的。在株洲日报社退休后,爱好旅游的王冀湘就一直谋划着重走长征路。去年,他偶然和朋友说起这个计划,获得响应,便开始规划出行时间和路线。一开始只有4个人,后来他发现,感兴趣的人很多,到出发时,已发展到了16个人,最大的已67岁,最小的也有57岁。7月21日开始,16人分驾四台车出发,在车外贴上老骥再扬尘,重走红军长征路的标语,重走红军长征的一段路。

周仁杰判定是敌方侦察员,便摸出驳壳枪,同时向穿着便衣的侦察班班长周来仔递了个眼神。周来仔带领几个侦察员迅速迎了上去,然后突然扑倒了两个人,另一个人连同那条土黄色的狗跑掉了。

1935年1月15日,遵义会议召开时,醴陵人宋时轮和所在的干部团担负这次会议的警卫工作。

接近中午12时的时候,枪声从镇中传来。桂系军阀设置在制高点上的机枪和迫击炮一齐向镇子开火,负责殿后的周仁杰率兵掩护第六军团前进。当敌军快要冲过河道的时候,周仁杰和战友被敌军子弹和手榴弹压在狭小的空隙里,周仁杰迅速调整了部署,对教导员说:必须把敌人顶住让大部队前进,大家准备牺牲吧。

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都有一种长征情结,非常想在有生之年走一次红军长征路,实地看一下当年的英雄们凭着什么样的一种精神,坚忍不拔的完成这一旷世壮举

7月24日,王冀湘等人转了几条高速,经雅安到石棉,进入横断山腹地,经过了一条10公里长的泥巴山隧道后,又连续走了近20公里的下坡,才到大渡河边的石棉县。

和长征路线一样,王冀湘等人进入贵州东北部山岭之后,下一站的目的地便是遵义,到达遵义,则必须要穿过乌江。

翻雪山时,周仁杰受伤的左臂肿得厉害,军团卫生部部长检查后,确诊为战伤复发。当时,医生将一条毛巾塞进周嘴里,用手术刀割开他化脓的左臂,剥出腐肉,再用镊子取出碎骨碴。红军过草地时,周仁杰带领的队伍7天没吃东西,突然来了2只狼,周打了一只供队伍吃了4天。也正是在长征路上,堂哥还跟贺龙学会了钓鱼。 周仁杰的弟弟回忆说。

湘赣易行,陕北好走。因为时间精力所限,王冀湘选择了长征最艰难也最具传奇性的一段路从株洲出发,途径云贵高原进入四川达到宁夏交界处。王冀湘说,强渡乌江、遵义会议、大渡河、飞夺泸定桥、过雪山草地都在这一行程中。

8月2日,王冀湘翻长江黄河分水岭进入川北大草地。如今,这里大片绿草芳菲、野花繁放,牦牛骏马星罗,经幡帐幕棋布。但在长征时,爬雪山、过草地是红军长征中最艰苦的路程之一。

长征中第一批渡乌江的人,便是醴陵人耿飚和他的前卫团。那是1935年的第一天,耿飚化装在乌江渡口侦察,发现乌江江面宽约250米,流速达到每秒1.8米,无论投下什么东西,转眼就无影无踪。两岸都是悬崖峭壁,乌江就如一条蛟龙,挡在了红军前往遵义的道路。

随后,红一军团第一师和干部团由此渡过了被国民党军视为不可逾越的天险大渡河,也为侧翼的飞夺泸定桥创造了条件。王冀湘在安顺场的博物馆里,看到了那只仿照模型打造的小船。这简直是奇迹,这小船是在敌军猛烈火力下,竟然还能横渡湍急的大渡河成功。

7月22早上8点,王冀湘等人从在凤岗出发前往遵义。遵义会议的巨大影响力,让这里游人众多,成为了贵州第二大城市。因为市内遭遇堵车停车难题,11点才进会址。

快接近对岸时,川军向渡口反冲击,杨得志命令再打两炮,正中川军。十八名战士战胜了惊涛骇浪,冲过了敌人的重重火网,终于登上了对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