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

2019-09-08 12:05

徐康宁说,今年中国gdp增速已放缓,下行至7.5%左右,明年不会低于7%。未来几年,不能低于6%的下限。

“不转型是等死,转型是找死。”苏宁云商集团副董事长孙为民说,没有一个企业愿意转型,但是在市场结构发生改变的情况下,“找死”其实是找一条活路,并不可怕。

徐康宁对2014年的中国经济“总体乐观看好”。而与会专家则认为,对于具体企业来说,顺应大势、深化改革、转型发展、不断创新则是企业“走好”的关键。

孙为民认为,对于一个企业来说,转型时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能力的挑战。“知识、经验、能力都需要积累,需要加强学习。不学不行,学不会也不行,学会了不会实践也不行。”他提醒企业,一旦确定转型的目标后,就要建立在新领域的企业文化,不能用老一套来管理企业。

徐康宁还请大家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iphone只能出现在美国?为什么微信、小米却出现在中国?

孙为民以苏宁发展过程中经历过的一次转型和正在进行的转型为例。苏宁早期是做电器批发生意的,批发生意占销售额的90%以上。但是1996年之后,市场发生了变化,电器的产能变大,供大于求,批发的毛利率受到冲击。是继续批发,还是改为零售,当时对于苏宁来说,是非常关键的抉择。因为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做批发相对容易,不是太费劲。

不转型是等死,要敢于想象和冒险

“因为只有美国可以整合全球价值链,而小米和微信则生根于中国特殊的市场环境,人口多、成本控制需求高。”他给出答案后说,“企业家针对此发挥出想象力和创新力,敢于想象和冒险,从而颠覆了手机运营模式。所以,创新比守成更值得赞美!”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杨瑞龙教授指出,当前中国经济与社会具有明显的“高增长依赖症”,主要表现为必须依靠高速经济增长来创造足够的就业岗位、提高居民尤其是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应对财政支出压力和吸引精英人才。但是在保持gdp增长的同时,要避免增长带来“后遗症”。

“gdp增长不能过快,也不能过低。”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徐康宁教授说,“有些专家认为,西方国家的gdp增速也就2%,中国控制在3—4%就可以了。但是,中国经济处于特殊阶段,与世界高度关联。中国的gdp增长过快,世界吃不消;增长过慢,世界也吃不消。”他举个例子,澳元币值两年前还比美元高,但最近两年跌得很快,根源就是中国经济放缓,对澳大利亚资源性产品需求下滑,导致澳币价值一路走低,类似情况在韩国也有发生。

“但是,既然要转型就要付出代价,就要取舍。”孙为民说,苏宁目前正在经历的第二次转型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并且今年已经为此付出了30多亿利润的代价。

中国gdp增长不能过快,也不能过低。昨天,2014东南大学mba/emba新年经济论坛上,专家指出,中国gdp增速放缓不能低于6%的下限。

对于即将毕业的50多位东大emba学员,徐康宁对他们未来的事业提出了自己的忠告:“企业家的理念境界决定了他能走多远”。他送给学员们5句话:经营事业永远比赚钱有意思,也能赚到钱;只顾一时的赚钱,可能永远赚不到钱;人生活得精彩,在于为他人创造价值;做正确的事永远比正确地做事重要;虚心、温良才会铸就大业,一时气盛和蛮傲是企业家之大忌。